序章

        夔龙双口,贯通天地。

        一口于天吐泄灵雨,养育滋润万物,谓之神生。

        一口于地吞食众生,使其升天归源,谓之神杀!

        ………………………………………………………………………………………………………..

        白雪茫茫,万里冰封。

        寒月高悬,狂风呼啸。

        戍堡在夜色中深沉的轮廓已经在背后远去,皑皑白雪覆盖的山脉在远方一侧迤逦连绵。

        汉子口鼻中剧烈喷涌着白气,不要命地在雪地之中奔跑。

        他身穿戎装,头戴铁盔,靴子已经跑丢了一只,露出在严寒中只剩三个脚趾的右脚掌。

        脚掌冻裂的口子如同婴儿张开的小嘴,乌黑发紫。

        戍堡中所有人都死了!

        甚至连烽火都来不及引燃!

        汉子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惨死,没有敌袭,但是人们都发疯了!

        彼此杀戮!

        同袍相残!

        只剩血!

        钢刀被他紧紧握在手中,生怕一会被冻住抽不出刀鞘。

        只有他一个人还活着!

        只有他逃了出来!

        他不想死!

        旷野一望无际,春天时这里是一片繁茂草原,现在这里只覆盖着无垠落雪。

        冰雪泛着幽幽的月光,湿冷阴寒。

        长串的脚印在他身后雪地里呈现,一直连接向远方灰暗死寂的高大戍堡。

        过于强烈的喘息使得他觉得胸膛快要炸裂,双腿连拔出积雪的力气都快要没有。

        可是他不敢停!

        他不想像同袍那样不明不白地惨死这里!

        如果是马革裹尸他也认了,当兵的不就是这个宿命。

        但是要他死在那恐怖和诡异之中,他不甘心!

        他还有儿子和老婆,还有父母高堂。

        他还要回家!

        突然——

        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是雪里的树枝或者是石块,使得汉子径直摔进了雪中。

        他拼命挣扎着试图爬起,然后他看到了雪里的东西……

        那是李茂——自己亲眼看到他死在营房里的李茂!

        李茂仰面平躺在积雪中,他的一只手掌遮住了自己的右侧脸庞,左半边脸上露出的那只眼睛大大地瞪着汉子。

        跟着,李茂嘴角挑起,露出一个诡笑!

        “啊——!!!”

        汉子歇斯底里地狂叫着,连滚带爬地拼命逃开。

        李茂早死了!他被一支长矛刺穿了肚子!汉子亲眼所见!

        他不该出现在这里!

        无边的恐惧使得汉子止不住地嚎叫,声音在旷野之中传得很远。

        汉子疯狂奔跑,在雪地中拼命地跑。

        他的头盔方才摔的一跤已经掉落了,飘下的雪花很快粘在了他凌乱的发间。

        发软的双腿使得他很快再次摔倒,这一次他不敢再朝雪中看,闭着眼睛翻爬起来就继续跑。

        跳动剧烈的心脏,仿佛快要从胸腔蹿出。

        脑中,除了恐惧,只有逃命!

        跑了没多远,汉子却猛地僵住。

        在前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影。

        “戍主大人……”

        那人披坚执锐,站立雪中,却是戍堡中的军官。

        汉子浑身颤抖起来,阴冷的空气不断从口鼻灌入胸腔。

        戍主也死了,他脖间的刀伤处皮肉翻卷,宛如一条狰狞的蜈蚣趴在上面。伤口处血液早已凝结,隐约可见发黑的肉中包裹着被割断的白色喉管。

        他死了,可是他现在却站在这里。

        戍主站得挺直,他发黑的面上带森森笑容,站在不远处朝着汉子反复招手。

        皮肉腐烂的手已经露出了白骨,却依然反复招摇。

        仿佛,在呼唤汉子过去,加入亡者的行列……

        汉子惊骇地望着戍主,抖如糠筛,手中的钢刀都快要掉落。

        他急忙双手握紧冰冷刀柄,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跟着,爆发出被恐惧不断压抑的怒吼:

        “啊!!!”

        汉子狂叫着朝着戍主冲去,举起长刀就狠狠朝着戍主砍下:

        “老子砍死你!!!”

        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诡异和惊惧,无论什么妖魔鬼怪,他要把它们统统砍死!

        他要活!

        他不想死!

        他要砍死所有不让他活的人!

        钢刀劈开半空的雪花,凶猛地砍在了戍主脖根。

        这一刀用上了汉子全身的力气。

        刀刃一定砍断了戍主的锁骨,汉子能够从刀柄传递来的碰撞感受到。

        戍主一动不动,满面笑容依旧。

        汉子已经快要发疯,他用力想要抽出长刀再次劈砍。

        然而刀刃却卡住了,不知道卡在了戍主锁骨还是胛骨中,汉子一连抽了两次却没能抽出来。

        戍主发黑的脸上表情一阵变幻,似乎想要呕吐一般张开了嘴巴。

        嘴巴越张越大,连嘴角都撕裂开一条长口子。

        紧跟着,从他满是腐腥的口中露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拳头大小的人头!

        人头生长在戍主舌上,黏腻的长发贴在布满粘液的脸上,凸起的灰白眼睛浑浊黯淡,毫无血色的嘴唇翘起的诡异笑容和戍主之前如出一辙。

        汉子狂叫声戛然而止,只有牙齿不停打战。

        无边的恐惧忽然攫住了他的心神。

        他骇然地盯着戍主口中人头,浑身发软,寒意顺着尾椎一直蔓延到头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pk10北京赛车缩水 幸运飞艇稳赚方案 幸运农场幸运三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幸运飞艇冠亚和遗漏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计算6码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幸运农场平台出租 幸运飞艇直播网站
北京赛车 幸运农场中奖查询 哪个平台有幸运飞艇 pk10计划软件安卓 幸运飞艇pk10开奖视频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 幸运飞艇冠亚和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客服电话 北京赛车pk10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