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 兽鬼 > 第十九章 逃命(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十九章 逃命(求收藏,求推荐票!)

        “奶奶的!武者剑客又怎么样?!”

        有刀手大叫起来:

        “我们这么多人,还会怕他一个不成?”

        “没错!兄弟们一起上,砍死他!”

        “先包围上去!从四面八方一起出手!”

        ……

        所有能动的刀手们,都已经开始动作起来。

        之前他们打差不多十个人,自己这边也才死了一个伤了两个。

        而这个剑客一出手,就杀了四名刀手。

        每个刀手都凝重起来,谁都清楚这个剑客不好对付。

        刀手们警惕地朝着剑客靠近,然后分散开,拉出一个包围圈。

        位处包围圈最中央的剑客,也终于停下了脚步。

        长剑在剑客手中保持着一个起手式,随时能够出剑杀人。

        剑客的那双眼睛,依然明亮瘆人。

        薛易站在刀手中。

        他头一次面对真正的武者,不由得有些紧张。

        一个武者能打多少人?

        薛易并不知道,但是他清楚,即便自己这么多人把这个剑客杀了,也一定还会有折损。

        刀手们沉默不语。

        他们微微蹲下身子,一手持刀戒备,一手却从雪地里抓起了一把雪。

        这并非是要打雪仗。

        雪,有时候是很好的助力。

        刀手们终于出手了!

        他们纷纷将手中的雪朝着那个剑客的脸上抛去。

        有雪的时候,刀手们会用雪。

        没有雪的时候,刀手们会使用沙子、尘土、石灰、水或者其它任何能够扰人视线的东西。

        剑客伸出一只手挡在眼前。

        他只需要护住眼睛,其他的地方则毫不介意被冰雪击打。

        纷纷扬扬的碎雪不断从剑客的身上掉落。

        “啊——!!!”

        有几个刀手狂叫起来,持刀向前。

        而另几个身在剑客身后的刀手,趁着这个机会悄无声息地举刀朝着剑客的后背扑去。

        薛易则在观察着剑客。

        只见那剑客双目一凛,身形一动,手中长剑已经挥动而出。

        那柄锋利的长剑,犹如黑夜中的幽灵。

        飘忽而无法捕捉踪迹。

        薛易看到鲜血陡然撒上了剑客的衣服,这让他才意识到有刀手死了!

        剑客却依然还在挥剑。

        他脚步灵动,身形没有丝毫滞慢,长剑更是快到无以复加!

        而那些扑上前去的刀手们则一个个倒地,殷红的血液泛着泡沫在他们身下蔓延开,鲜血用热量在雪地中侵蚀出一条浅浅的沟渠流淌。

        薛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终于明白过来,武者和刀手的区别。

        杀人,是一门技艺。

        刀手们,只是这门技艺的粗糙使用者。

        而武者,则是这门技艺的钻研和精通者。

        就宛如,一个初学写字的孩童,和一个精通书法之人,写出字的不同水准。

        当一门技艺熟练到一定程度,则会展示出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神奇效果!

        剑客挥剑,宛如艺术!

        夜风越来越大了,吹动着地上死尸的头。

        那些头在强风中挣脱髻的束缚,自由地舞动招摇。

        刀手们终于停止进攻。

        并且……他们面色骇然地不断后退!

        地上,已经躺了十具刀手的尸体。

        剩下的刀手,仅仅只是个位数。

        而那个剑客,却只中了一刀。

        是一名刀手偷袭时砍在了剑客的后背上,但是那一刀很浅,仅仅割开了剑客背脊的皮,根本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

        剑客浑身是血,但是这些血却大多不是他的。

        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剑客挥剑极快,刀手们也死得极快。

        剑客杀人望望只需一剑,很少会出第二剑。

        剩下的刀手们不断后退,他们已经知道不可能打赢这个剑客了。

        “怪物……”有刀手惊恐地低语,“怪物啊……”

        “竟然……这么厉害!”

        “打不过,我们打不过他的!”

        ……

        剑客持剑一甩,将剑刃上的鲜血甩在地上,然后再度将剑指向幸存的刀手们。

        刀手们顿时颤抖起来。

        他们敢为钱杀人,但是他们也怕死!

        顿时有刀手扭头就跑。

        薛易冷眼盯着那名剑客,也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这剑客太强,自己即便黑刀在手,也根本打不过他!

        自己对上他,根本没有砍断他长剑的机会。

        甚至……连出刀的机会也不一定会有!

        一旦有人逃跑,更多的人也就会随之而跑。

        所有幸存的刀手,已经无人敢在和这剑客对战,所有人都拼命逃跑。

        他们向着马匹逃跑,只要骑上了马,就能逃离这里,逃离这个怪物,逃离这个怪物带来的恐惧!

        寒风很大,迎面吹来。

        刀手们的热血已经冷却,一身冷汗受寒风一激,更是使得浑身颤抖。

        却没有一个人敢停!

        马匹就在前头不远。

        只要跑过这一段距离,骑上马背就安全了!

        所有刀手都在跑。

        拼命地跑,用上浑身力气在跑!

        一个身影,却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是那个剑客!

        他的那双眼睛依然明亮寒冷。

        他扬起手中长剑——

        迅一挥!

        最后面那三名刀手的脑袋顿时飞起!

        他们无的身躯还跑出了数步,才栽倒在雪地中,微微抽搐。

        无边的恐惧,瞬时攫住了所有刀手的心神。

        “啊……”终于有刀手在惊恐之下叫了起来,“啊——!啊!啊!!!”

        刀手们还在拼命跑,生怕跑得比别人慢。

        终于逃到了!

        还活着的刀手们迅爬上马背,拼命夹着马腹拍着马背,策马狂逃。

        在剑客的森森杀意之中,连马匹也仿佛受到惊吓,马蹄迈动得格外快。

        薛易骑在马背上,呼吸急促。

        他的心在狂跳,冰冷的空气不断吸入胸腔,呛得他差点咳嗽出。

        薛易连恶鬼都不怕。

        但是面对剑客那森然的杀意,他却也忍不住害怕。

        那是一种无法抵挡的无力感。

        他奋力抽动着马鞭,同时回头望了一眼。

        幸好……

        那剑客并没有策马追来。

        他在飞快朝着马车边跑去。

        薛易转过视线,看到了躲在雪中的那对母女,竟然已经爬了出来,同样朝着剑客跑去。

        很快,剑客和那对母女相拥在一起,抱头痛哭。

        他们之间,似乎也是熟识之人。

        薛易这才松了一口气。

        剑客再厉害,这么一耽搁,也不可能再策马追上自己等人。

        终于安全了……

        没人会怕那剑客进入方城寻仇。

        他若敢进入方城,面对的将会是整个方城官府和地下势力的力量。

        怕就怕在这荒郊野外,被他杀死。

        薛易不断回头遥望那雪地里的剑客。

        这就是武者所具有的力量!

        自己也要拥有这样的力量!

        原先黯淡下来的拜师学武之心,此时重新被点燃。

        不管那岑轩岳是不是有真本事,薛易也决心一定要去试试!

        如若不行,就另投他门。

        他不信一个垂暮老者,还能用那些老套迂腐的门派规矩束缚住自己。

        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成为武者,拥有这样的恐怖技艺!

        跟着薛易又想到——

        若是自己没有放过那对母女,那剑客便会一直追杀活着的刀手,那么到时候……还能活几人?

        “小齐呢?有没有人看到小齐?”

        一个哭喊声响起。

        薛易这才回过神来。

        哭喊的人是小五,他正在幸存的刀手之中搜寻着小齐的身影。

        薛易四周望了一眼,身边只有六名刀手。

        二十余名刀手出来做买卖,却竟只有六人得以归去……

        败得真是惨。

        小五却还在哭喊:

        “阿彪也不见了!他们难道……”

        樊昂还活着,他沉默了一阵,才开口说道:

        “他们没了,我看到了。”

        小五闻言一愣,随后伏在马背上哭出声来。

        不止他一个人在哭,也有别的刀手在哭。

        干这一行的,不乏朋友、父子或者兄弟,总有人会死,但是当轮到自己身边人死时,不是谁都是铁打的汉子,不是谁都能承受。

        尤其……在那剑客所带来的恐惧之下。

        薛易自己也不由得一阵恍惚。

        他还清楚记得,白日里自己还曾和小齐、阿彪他们一起吃饭喝酒。

        没想到现在却……

        这一行,还真是残酷。

        ……

        下雪了,是一阵小雪。

        雪花在夜风中一阵飘荡,没多久却已经停歇。

        薛易和刀手们马不停蹄,渐行渐远。

        身后的一切,迅远去。

        而在前头,方城那在夜色中深沉的轮廓已经开始出现。

        刀手们很快回了城。

        即便在夜里,通过老巴的打点,刀手们进出城依然来去自如。

        他们回到了老巴处。

        老巴见得竟然只有这点人回来,也不禁大为惊讶。

        当他问明白一切之后,却迅平静下来,并且很快离去。

        按照惯例,依然是交回凶器,泡澡,换衣服,等待确认和天亮。

        整个过程之中,幸存的刀手们却保持着沉默。

        一个个垂头丧气。

        天亮时分,老巴再度出现。

        他告诉众人,所有刀手的尸体都已经被带了回来,在指定的地方认领。而那个强大的剑客,他也会另外派人去处理。

        除此之外,老巴还给幸存的刀手,每人额外了十两银子。

        这一次刀手折损得太过严重,老巴也担忧眼前的这些人会脱离这一行,所以才用银子笼络。

        刀手们领完银子开始逐渐散去,他们在方城里也有着自己的生活。

        薛易在关外曾接触过一群退役的老兵。

        他们在战时的时候,无所畏惧,什么坏事都敢做。

        无论是残杀无辜、屠戮妇孺、抢劫、仑奸、放火等等,他们都做了无数遍。

        但是随着战事一停,他们卸甲归田之后,都很回归成了老实本分的庄稼汉。

        他们变得遵纪守法,和普通的农夫没有任何区别。只需一个官府的小吏,就能让他们颤抖恐惧,服服帖帖。

        士兵,是国家争斗的工具。

        而刀手,则是豪强争斗的工具。

        一旦脱离了这些身份,其实也不过是一帮普通人。

        也同样有着普通人的生活。

        薛易、樊昂和小五则去认领了阿彪和小齐的尸体。

        阿彪是本地人,他的尸体被送回了家中。

        而小齐是乡下来的,他的尸体只能出钱交由他的同乡,让同乡帮忙送回去。

        面对两人的尸体时,樊昂是这样说的:

        “两位兄弟,愿你们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别再干这行……一路,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好!”

        三人凑了一边银子,分别捎给阿彪和小齐的亲人。

        薛易虽然和他们不熟,但是却毕竟一起卖过命,为此不介意出这点钱。

        没人会有报仇的念头,干这行的,也都早已经有了这个觉悟。

        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

        更何况,他们也没有能力报仇。

        做完一切,樊昂和小五都默默离开。

        而薛易则朝着岑轩岳的家中走去。

        学武,宜早不宜迟。

        尤其是经历了昨夜一切之后。

        “岑轩岳啊岑轩岳,关外刀客第一,武者第四。但愿,你不是浪得虚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浙江十一选五手机怎麽买 十一选五369每天赚一千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幸运农场直播 雀彩彩票登录
7星彩票奖池结果查询 怎么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 吉林时时彩单双 广东快乐十分app
大丰收娱乐城 上海双色球电话投注 pk10最牛稳赚单双公式 7星彩票彩票 亚豪娱乐是什么
分分彩最长历史记录 连码专家 六肖复式连 新疆11选5全天计划 千亿娱乐城优惠 广东快乐十分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