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 兽鬼 > 第二十章 拜师(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二十章 拜师(求收藏,求推荐票!)

        当薛易敲响了岑轩岳家的门之后,柴门很快打开一条缝,露出一张少女的脸。

        少女虽然不如夏诗梦或者凌月那样的佳人美貌,但是却也生得极为水灵,尤其在这最美好的年龄,更是不用化妆就显得娇嫩欲滴。

        这名少女昨天薛易也见过,是岑轩岳的孙女。

        少女疑惑地望着薛易:

        “你是?”

        薛易躬身行礼,回答道:

        “在下薛易,前来求见岑轩岳岑老前辈。”

        “原来你就是薛公子!”

        少女惊喜地叫道:

        “我听小五哥说起过你!我也知道是你帮我和爷爷解决了那帮泼皮!真是感谢薛公子……对了,昨天还见到你和小五哥在一起,看我这记性!薛公子快快请进!”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柴门将薛易迎了进来。

        薛易步入岑家,打量着四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狭小院落,院落尽头是并排的三间房。

        看得出来,中间房门敞开的那间,是客堂。而两端的,则是卧室。

        厨房则只是一个坐落在小院中的棚子,仅仅四根木头撑着一个顶棚,用来遮掩下方的灶台。

        在院子一侧,还树立这一截一人高的粗木桩,似乎是练武的道具。

        不过那截粗木桩上已经生满了一层白色蘑菇,显然荒废已久。

        岑家,看起来也仅仅是普通的平民之家。

        岑轩岳堂堂一个强大武者,竟然落魄如此。

        薛易记得曾听小五和樊昂说过相关情况。

        岑轩岳一心入仕却不能如愿,耗费了大半辈子的时光。

        结果又得罪前一任方城县令,更是落得散尽家财。

        再加上他眼光高,一心只想收名门望族子弟为徒,以求借助这些贵族来实现夙愿,却也终究是求不得。

        连唯一的独子,也在比武中被人杀死。

        命运多舛,连番打击,使得这样的武者沦落如斯。

        甚至被一帮泼皮羞辱,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不过若非如此,薛易也没有能够拜师的机会。

        “薛公子,这边请!”

        少女热情地招呼着薛易前往客堂就座。

        薛易坐下后拦住了打算倒茶的少女,笑道:

        “还请姑娘勿要再叫我公子,不嫌弃的话称呼我一声‘阿易’就行。”

        少女闻言一愣,随后叽叽喳喳说道:

        “我叫岑玉,小名就是‘阿玉’,倒是和公子的‘阿易’有几分相似呢——哎呀!我真是失礼,在这胡言乱语些什么?还请公子见谅!”

        说完之后,自称岑玉的少女不由得有些赧然羞涩。

        薛易笑笑:

        “对了,不知岑老前辈……”

        岑玉急忙回答:

        “爷爷在睡觉,我去叫他!”

        薛易急忙拦住:

        “不用!我等候就好。”

        这个时候,一阵咳嗽声从隔壁卧房响起。

        岑玉一笑:

        “公子不用等,爷爷醒了!我这就去扶他过来见你!”

        说完之后,岑玉匆匆跑出客堂。

        薛易望着岑玉的身影,这个姑娘看起来倒是很好相处。

        不知道岑轩岳又如何?

        凡是说起岑轩岳的人,都一致说那老头脾气古怪。

        但愿,别太过古怪了……

        没多久,一阵脚步从客堂外传来。

        薛易急忙起身,朝着客堂外望去。

        只见岑玉搀扶着一个老者,缓缓步入客堂。

        看清楚这个老者之后,薛易却心中暗暗皱眉。

        这岑轩岳,也未免……太老了……

        他脸庞干瘪且布满皱纹,连白色的眉毛都已经生长到快要垂到鼻尖。

        满头银发形同枯槁,皮肤上布满老人斑。

        他身躯干瘦,恐怕浑身肌肉已经萎缩。腰身佝偻着,显然已早就无法直起。

        薛易还注意到,他的步伐蹒跚,若非有岑玉搀扶着,恐怕连走路都很危险。这样的状态要是摔上一跤,八成就要归西了。

        这样的人……

        曾经真的是个强大武者吗?

        如果是,他现在的状态,还能教给自己东西吗?

        薛易很快留意到,岑轩岳一双手虽然布满斑点且颤抖不停,但是他的掌骨和指关节却生长得尤为粗大,远比常人要大上很多。

        这样的异状,勉强给薛易一点安慰。

        薛易正色再度行礼:

        “晚辈薛易,见过岑老前辈!”

        岑轩岳却恍若未闻,在岑玉的搀扶下径直走来。

        薛易暗暗皱眉,这老家伙的听力莫非也有问题?

        岑玉却搀扶着岑轩岳来到主座坐好,随后岑玉便乖巧地站在了岑轩岳的身后。

        岑轩岳浑浊的老眼,这才望向了薛易。

        薛易急忙再度行礼。

        只见岑轩岳用颤抖的手朝着薛易吃力地挥了挥。

        跟着,他张开牙齿几乎掉光的嘴巴,有些嘶哑地说道:

        “坐……坐……”

        薛易这才说道:

        “多谢前辈!”

        说完之后,薛易便坐在了椅子上。

        客堂之中,却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薛易鼻子一动,他闻道了在客堂内弥漫着一股老人身上特有的臭味。

        他急忙稳定心神,正襟危坐,面不改色,恍若未闻到。

        过了一阵,岑轩岳宛如打了个瞌睡清醒,才继续开口:

        “银子……一百两……带来了吗?”

        薛易知道,这是当初岑轩岳开出的两个拜师条件之一。

        其中一个条件,是摆平那帮泼皮。

        另一个条件,就是需要一百两的拜师费。

        可自己身上,并没有这么多钱。

        当即薛易有些尴尬地回答:

        “晚辈还未凑够一百两,还请前辈再给晚辈一些时间,晚辈会很快凑够这笔钱!”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半晌,岑轩岳才继续说道:

        “回去吧……你过了练武的年纪,太大了……你干刀手的,为钱杀人,不适合练武……”

        薛易心头一怒。

        这算什么?

        不是说要见自己吗?不愿收徒,那见自己干嘛?

        他压抑着心头怒火,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开口问道:

        “敢问岑老前辈,干刀手的为钱杀人不适合练武,那要怎样才适合?”

        岑轩岳浑浊的双眼似乎凌厉了一瞬,跟着回答道:

        “为杀人而杀人。”

        薛易微怔,他还以为这老家伙要说一通关于武德的大道理,没想到却是这话。

        随后薛易恍然。

        武是杀人技,修炼这门技艺,本就是锻炼杀人的能力。

        薛易犹豫了一下,再度说道:

        “多谢岑老前辈赐教,晚辈茅塞顿开。还请岑老前辈再给晚辈一个机会!”

        就做最后的尝试吧。

        实在不行,就算了。

        自己当初让王捕头解决那帮泼皮,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天下武师这么多,何必在这个老头这里纠缠。

        岑轩岳却依然说道:

        “回去吧……”

        薛易当即起身行礼:

        “多谢岑老前辈今日接见,晚辈告辞。”

        说完之后,薛易就起身打算离开。

        他才走了没几步,却听到一直默不作声的岑玉忽然叫道:

        “薛公子!还请留步!”

        薛易停下脚步,心中冷笑。

        这爷孙俩玩得是什么把戏?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吗?

        这样的套路,自己早就见得多了!

        他转过身,望着二人。

        却见岑玉俯下身子,在岑轩岳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说完之后,岑玉直起身来,冲着薛易眨了眨眼。

        薛易面上露出感激,心头却极为不屑。

        岑玉那模样,仿佛真的是帮了自己的大忙一样。

        跟自己玩这种套路,当自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子吗?

        岑轩岳在这个时候开口:

        “那就去院子里砍两刀吧。”

        薛易越发轻视,果然是先压后允的路子。

        他也不拒绝,来到了院子之中。

        岑玉则搀扶着岑轩岳跟了出来,随后岑玉则取来一根笔直的木柴交到薛易手中,并告诉薛易用木柴当刀,朝着院子中立着的那截粗木桩用力砍三下。

        薛易接过木柴,站到木桩前。

        他沉静心神,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高高扬起木柴。

        “呯!”

        木柴用力地砍在了木桩上,将木桩上那些白色的小蘑菇打得粉碎。

        “咔擦!”

        手中的木柴也应声而断。

        如今薛易的力量,已经可以比拟一个壮汉,这一截木柴根本承受不了自己全力劈砍的力量。

        岑玉见得薛易一下就砍断木柴,不由得面泛喜色,也没有继续取来新木柴。

        岑轩岳则开口说道:

        “力气不错……跳一下。”

        薛易望向岑轩岳。

        跳?

        当自己是猴子?

        收徒不收徒,就不能干脆点吗?

        不就是自己没能带来一百两银子,至于这样玩弄吗?

        最后,薛易还是跳了。

        他使用浑身力气,朝着正上方猛地一纵。

        身形很快落下。

        薛易心中微愣,自己落下的瞬间,差点没能站稳。

        他很快明白,自己的力量在杀人之后陡然增长了一大截,使得自己还未能彻底适应。

        岑轩岳却问道:

        “你腿受过伤?跳得倒是挺高……不过你掌控不了自己的身体。”

        薛易回答道:

        “回岑老前辈,晚辈腿并未受过伤,实在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这样跳跃,所以才出丑。”

        这老头倒是眼光挺毒辣啊!

        自己没能适应力量而差点没站稳,这个动作其实是十分细微的。

        如果换做是自己来看别人,绝对看不出来这些。

        岑轩岳则再度沉默。

        岑玉却继续凑到他的耳边,轻声低语着,随后又冲着薛易眨了眨眼睛。

        薛易则耐心等待。

        过了一阵,岑轩岳则继续说道:

        “一百两银子,可以先欠着,但要尽快缴清……回去吧……明天早上,再来行拜师礼。”

        薛易心头松了一口气,终于成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北京pk10互动 重庆幸运农场 pk10计划软件苹果版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数据
pk10北京赛车论坛 幸运飞艇几点开始 幸运飞艇哪个网站有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幸运农场怎么玩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幸运农场官网 幸运飞艇5码公式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手机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手机 北京赛车pk10彩票控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重庆幸运农场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