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 兽鬼 > 第二十三章 猜忌(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二十三章 猜忌(求收藏,求推荐票!)

        接下来的日子里,薛易每天除了睡觉,便是在岑家练武。

        在头半个月里,薛易做的都是一些简单和高强度的训练。

        主要训练力量和度,这些训练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是个人都可以做。

        虽然训练的强度很高,但是薛易却都全力以赴,咬牙坚持下来。

        尤其他远常人的恢复能力,更是给他减少了许多伤痛。

        薛易还是头一次花如此多的时间来进行如此高负荷的训练,但这样训练的效果却也是显而易见的。

        别的不说,至少薛易感觉自己身体素质提升了不少。

        无论是力气、爆力、度、耐力、弹跳力、平衡协调能力、身体的柔韧性等等,都大幅提升了不少。

        艰苦训练,也可以让人变强。

        过程虽然痛苦,但是薛易却觉得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提升了许多。

        隐隐中,薛易却觉得,除了自己的努力和坚持外,自己身体的诡异变化,也给自己在训练之中带来了莫大的好处。

        不仅仅是恢复能力。

        薛易自己已经杀死过三个人两个鬼,这些杀戮带给薛易的力量薛易并未能完全掘和掌控。

        而通过这专门的训练,却让薛易迅将这些潜藏的力量挖掘出,并且很快适应和掌握。

        薛易只感觉,自己虽然仅仅训练了半个月。

        但是这点时间带给自己的效果,却堪比正常人训练一年的效果。

        训练的负荷和强度,已经在这半个月之中连续加了三次。

        薛易的“天资优异”,也让岑轩岳动容。

        这半个月的训练之中,岑轩岳也只是交代下任务,然后让薛易自己完成。

        基本上岑轩岳并没有监督过,也没有详细指点过。

        完全是一种放养的态度。

        但是面临薛易最终取得的成果是,岑轩岳也不由得反复确认了多次。

        最后,岑轩岳终于开始传授薛易一些简单的武艺。

        岑家武艺,以刀法闻名关外。

        故而岑轩岳给薛易大致讲解了一番岑家刀法的特点之后,便开始教授薛易简单的挥刀之法。

        薛易听得极为认真。

        越是基础的招式,越是最为重要。

        尽管这些基础招式看起来,无非是扫、劈、拨、削、掠、奈、斩、突,粗略懂得刀法之人,都会这些。

        但是世间无论多高深的刀法,都是从这些基础招式之中演变而来。

        薛易头一次接触武艺,基础本身就薄弱,所以才会听得极为认真。

        讲解完基础招式之后,薛易便开始在身体素质训练之余,开始练习刀法。

        而这些基础招式的练习,效果也是十分明显的。

        起码,薛易觉得用刀比以前更顺手了。

        以前薛易使刀,都是依靠本能和一些自己摸索的粗陋方法。

        但是经过专门的训练之后,薛易顿时感觉用刀越来越顺从自己的心意。

        尝试到这样的甜头之后,薛易训练越刻苦。

        他知道无论是身体素质的训练,还是基础招式的训练,都是在让自己一点点变强,并且为将来更强打下基础。

        所以在完成岑轩岳交代的训练任务之后,薛易还自己增加训练。

        甚至连睡觉时间,他都开始缩短。

        岑轩岳要求薛易每天六个时辰待在岑家,出去吃饭、上厕所、歇息和为岑家干活之外,训练的事情起码占据四五个时辰。

        而薛易只有六个时辰的时间,处理自己的杂事和睡觉。

        但是如今,薛易在属于自己的六个时辰之中,更是再挤出三个时辰来自行训练,每天只有三个时辰用来睡觉和恢复。

        甚至他还特意寻来了一些简单的器械在自己家中,专门用来训练。

        他也逐渐现,从未曾认识过的自己。

        薛易以前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如此认真和拼命地去坚持做一件事。

        并且他还意识到,自己有着一种乎常人的紧迫感。

        “我学武时间晚,比不了那些四五岁就开始练武的人。若是我再不更加努力,那么我永远也追不上他们!”

        武者。

        是一个残酷的行业。

        在这个行业之中,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技不如人者,只能被人践踏。

        而技艺群者,才能获得一切荣耀和地位。

        薛易每天的时间,都变得死板和固定。

        练武、吃饭、睡觉、练武、吃饭、睡觉、练武……

        一天时间,大致都是在做这三件事情。

        他的身躯从原先的消瘦,开始变得精壮。

        而他对于用刀,也开始越来越熟练……

        ……

        天再一次黑了,岑玉依然站在家门口目送薛易离开。

        直到薛易消失,她才回到家中关好房门。

        她心情很好,轻声哼着街上稚童们喜欢唱的儿歌。

        自从薛易来到之后,岑家生了很大的改变。

        这种改变,并非是来自于物质上,薛易本身没有钱,还欠岑家一百两银子。

        改变,是来自于气氛。

        从前,岑玉每天只能面对古怪、刻板而暴躁的爷爷,这样一个阴郁沉沉的垂暮老人。

        而当薛易来到之后,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同。

        岑玉只觉得家中,仿佛变得充满活力。

        薛易长得蛮英俊,尤其是他的气质,让岑玉觉得和街坊邻居中的所有年轻男子都不同,沉稳而又果断,并且还很随和亲切。

        岑玉每天都想和他多说说话,尤其喜欢看他练武时,那挥汗如雨中展露出青春和强壮,还有那认真专注而坚毅的模样——这个时候的薛易,会让岑玉没由来地一阵心跳。

        想着想着,岑玉忽然一笑,她记起了薛易也有出丑的时候。

        再想着时,岑玉已经回到了客堂。

        爷爷就坐在椅子上,岑玉不由得收敛笑容严肃起来。

        面对爷爷,她总感觉会有一股压力,完全不像面对薛易时轻松。

        尤其此时,爷爷的脸色并不大好看。

        只见爷爷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

        “薛易那小子,根骨资质竟然这么好!当初是老夫看走眼了……尤其他还如此有毅力,没想到一个曾经的公子哥也能如此吃苦……他那样拼命地训练,老夫只当他身体会承受不了那种强度的训练,会练废了,故而并未阻止。却没想到他身体的韧性却远常人,不仅没有练废,反而还有进步。

        老夫只见过两种人会如此拼命不顾及身体地练习,一种是武道之心坚定之人,另一种是身怀血海深仇之人。看起来……他拜师,并非只是玩玩,而是认真的……

        就是还不知道他的悟性如何,不过看他练习基础招式时都那么认真思考,恐怕也不会太差。他倒也是块练武的料子……”

        岑玉则站着保持沉默,她知道爷爷的话还未说话。

        果然,岑轩岳很快再度阴沉地说道:

        “并非是好事啊……”

        岑玉忍不住问道:

        “怎么了爷爷?”

        岑轩岳冷声说道:

        “当初老夫因为你而答应收他为徒,只不过打算拖上几年教他一些粗陋的武艺了事。只是没想到他资质好又刻苦,学习的度如此之快,恐怕那些粗陋的武艺他很快就能学会,也很快无法满足他。

        到时候老夫不愿教,而他又想学,那怎么办?

        老夫老矣,如今连刀都握不住。而你又一个弱女子,也根本无法阻拦他。若是他威逼用强,想要谋夺我岑家刀法秘技,如何是好?”

        岑轩岳并非无的放矢,这种事情他见过不少。

        师父教授徒弟,总会留一手,以免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而徒弟对此亦会心知肚明。

        当遇上师父开始虚弱,无力保留绝招之时。有的徒弟就会凶戾横生,使用各种手段来获得那最终一手。

        为此,人们不惜师徒相残,血染门派。

        尤其在岑轩岳看来,薛易并非那种忠心耿耿的敦厚之辈,这也让他难以放心。

        在薛易的身上,岑轩岳现了一种极为令他厌恶的感觉。

        岑轩岳能够看得出,薛易虽然叫着自己师父,但是却从来没有半点尊重和敬畏之心。

        就仿佛……这只是一场交易!

        薛易用一百两银子和摆平了泼皮的事情,来换取自己教授他武艺。

        这正是岑轩岳最为厌恶的——商人!

        岑轩岳看不起薛易!

        薛易身份卑微,家庭贫困,还干得是低贱的营生。

        除此之外,岑轩岳还能看得出,薛易外表随和但内心充满戾气,毫无敬畏,也毫无尊师重道之心。

        这样的人,岑轩岳可以勉强收其为徒,但是却绝不会将绝技倾囊相授!

        岑玉听到这里,忍不住说道:

        “爷爷,不会的!薛大哥不会是那种人。只是爷爷你一直把他当外人看,才——”

        “放肆!”岑轩岳一身怒吼,抓起桌上茶盏朝着岑玉砸来,“一介女流竟敢妄言此事?!”

        岑轩岳太老了,他的力气抛出茶盏打在了岑玉身上,却只能对岑玉造成一点轻微的疼痛。

        茶盏随后坠地粉碎,里面的茶水也溅了一地。

        岑玉尽管没受伤,但是她的心里却越委屈,垂着头不说话,努力忍着让自己的眼泪不会掉下来。

        岑轩岳却依然怒气未消:

        “还不快收拾干净!”

        岑玉只能抹了抹眼睛,然后蹲下身来收拾着地上的陶瓷碎片。

        岑轩岳则在自顾思索着,喃喃自语:

        “岑家绝技,不能被老夫带进棺材,也不能白白便宜了那小子……嗯,是该让别人来制衡他……再收几个弟子吧……老夫已经没有时间宁缺毋滥,也等不起了,更无法再容忍受那帮街头鼠辈欺辱……阿玉!”

        说道最后,岑轩岳对着岑玉叫唤起来。

        蹲在地上收拾的岑玉急忙抬起头,等待着爷爷的话。

        岑轩岳说道:

        “老夫打算再收徒,你再好好挑选几个吧。”

        岑玉一愣,似乎明白过来,她咬了咬牙说道:

        “我就觉得薛大哥不错!”

        岑轩岳没有说话,他双目狠狠盯着岑玉,整个人虽然垂暮老矣,但是一股恐怖的气势却从他腐朽的身躯之中逐渐蔓延出来。

        这是他一辈子杀人无数凝聚的气势!

        岑玉在这样的目光下颤抖起来。

        她知道沉默的爷爷,才是最可怕的。

        她稍稍坚持了一下,便再也撑不下去,只能垂下头不情愿地回答:

        “我知道了……爷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赛车pk10视频 爱彩人幸运赛车走势图 黑龙江6+1历史记录 江苏11选5遗漏 重庆时时彩定位胆个位必赚方法
新疆十一选五6月17号开奖号码 网易彩票网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又又色球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开奖结果 彩票技巧 极速时时彩官方网址 KONE平台网开户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
重庆时时彩技巧交流群 重庆时时彩历史记录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码报资料 新疆十一选五直选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