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 > 兽鬼 > 第二十四章 日常(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二十四章 日常(求收藏,求推荐票!)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距离薛易拜入师门,已经过了整整一个月。

        这段时间,方城却并不太平。

        方城里来了一队士兵。

        方城地处关外边陲,当兵的倒也不罕见。

        但是有消息灵通之人,却带来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惶恐不安的消息。

        边界上的几座戍堡不久前遇到了袭击,守卫戍堡的官兵全军覆没。

        这让城中不由得开始流言四起,人们开始恐惧。

        百姓们并不在意戍堡生的事情,他们是在恐惧战争。

        境外草原上的蛮族虽然已经数年没有南下,但是每到冬天,小规模的抢掠和骚扰却在边境线上从未停歇。

        这一次戍堡遭受袭击,使得人们担忧战争会到来。

        果然,随着那队士兵离开县衙和方城之后,官府开始张贴告示,让百姓们警惕和检举蛮族密探和逃兵。

        这更是让百姓们开始囤积和抢购粮食。

        薛易倒是很在意这件事情。

        他心中认定,自己身上生的诡异变化,一定和那咬了自己一嘴的军汉有所联系。

        为此,薛易还担忧因此被人叫去官府问话。

        但是幸好,似乎并无人注意到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

        薛易一直很好奇,那戍堡究竟生了什么。

        他还记得,自己曾看到过戍堡里官兵的鬼魂。

        但是这件事,薛易却无法了解清楚。

        先凭借他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没有资格接触这件事。

        其次,薛易也不敢去探究。

        他生怕被人现自己变成了怪物,从而让自己遭遇不测。

        除此之外,薛易还面临着另外一个严峻问题。

        钱快没了……

        自己仅剩的二两银子虽然已经很节俭地使用,但是这一个月练武下来,自己饭量大增,比起以前更是恐怖。

        而自己每天除了练武就是睡觉,也没有别的机会赚钱。

        老巴那里也一直没有大买卖。

        若是再这样下去,那么自己只能再度向人借钱了……

        薛易很不喜欢借钱。

        这种事情,自己为难别人也为难。

        但有时候,却迫不得已。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路。

        当初薛易杀死秦金龙的时候,曾从他的尸体上获得了一些值钱的财物。

        但是那些财物都被薛易埋在家里,并不敢出手。

        秦金龙是开赌坊的,其势力绝不会小。

        虽然如今大兴赌坊已经被官府查封,秦金龙那帮外地人也被杀掉。

        但是随后冒出来的那个强悍剑客,却让薛易不由得谨慎起来。

        那剑客若是想要报仇,定然不会光明正大地来,他一个人还无法面对方城官府和老巴的势力。

        怕就怕他来阴的。

        若是薛易将秦金龙的财物出手,若是被有心人认出来,搞不好会被人现秦金龙是自己杀的。

        万一这事传到了那剑客耳中,薛易自己可就危险了。

        他现在,可还没有半点把握能够对付那剑客。

        这种事情,看起来不大会生。除非自己被老巴出卖,虽然老巴也没有出卖自己的必要。

        但是薛易为人谨慎小心。

        他只打算等到这一阵子过去了,一切风头都平息,再把那些财物出手。

        这段时间就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继续借钱了。

        而练武,则还要继续。

        ……

        每当岑家来客人的时候,薛易就得停止练武,以免出的声响影响了岑轩岳和客人的交谈,导致失礼。

        而这也是薛易难得的歇息时间。

        这两天,岑家的客人却来得比以往多很多。

        岑轩岳已经放出消息,打算继续收徒。

        虽然岑轩岳老了,也落魄了,但是毕竟曾经的名声还在。

        故而这些天,也有不少人上门寻求拜师。

        岑轩岳却依然很挑剔,一批又一批的人被他拒绝。

        至于岑轩岳继续收徒的事情,薛易倒是毫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是自己能否学到东西。

        这些天,薛易的基础刀法已经练习得十分熟练。

        岑轩岳也开始教他了一套简单的招式,薛易当即如饥似渴地学习起来。

        而今天,又有客人上门。

        薛易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开始在院子中等待。

        这一次来的人似乎是武林中人,也是岑轩岳的旧识。

        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年轻的少年。

        一直敞开的客堂们破例关闭,似乎那少年要演示武艺,就连岑玉也不许旁观。

        房门关闭了很长时间。

        薛易等得无聊了,便来到了岑玉身边。

        岑玉正坐在木盆前洗衣服。

        “阿玉,”薛易拖了个板凳坐在了岑玉身边,“我来帮你洗吧。”

        岑玉急忙拒绝:

        “薛大哥,哪能让你干这个?”

        薛易却不由分说,抢过了岑玉面前的木盆和搓衣板,自顾洗了起来:

        “没事的,以前我也经常给父亲洗衣服。并且趁着现在,我还可以锻炼一下腕力。”

        岑玉无奈,只能仍由薛易。

        她坐在薛易身边,怔怔地看了薛易一阵,问道:

        “爷爷还想收徒,但是我觉得……我家小,容不了那么多人……一个弟子就足够了……”

        薛易没有反应,他不在乎岑轩岳收徒的事情。

        岑玉很快闭上了嘴,过了一阵又问道:

        “薛大哥,你去过很多地方吗?”

        薛易一边搓洗着衣服,一边点点头回答:

        “以前爹还在的时候,我跟着他跑遍了大半个关外。”

        岑玉有些羡慕地说道:

        “外头一定很精彩吧?我……我从懂事起,就没离开过方城……”

        薛易疑惑地望向岑玉,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在城里待了十多年。

        岑玉垂下头说道:

        “爷爷身体不好,我得一直照顾他,不能跑远了……”

        薛易微微点头,父母在,不远游。尤其是亲人生病和苍老的时候,更应当陪伴。

        “薛大哥,”岑玉继续说道,“你和我说说外面的事情好吗?”

        “没问题。”薛易回答。

        常年到处跑的人,聊天可从来不会怵。

        当即薛易便说了一些天南地北的趣闻,有一些是自己见过的,有一些则是听来的。

        岑玉听得时而瞪大眼睛,时而捂住嘴巴,时而忍俊不禁。

        薛易倒是现,岑玉笑起来的时候右边嘴角有个小酒窝,挺好看的。

        岑玉容貌虽然谈不上美艳,但是却颇为俏丽,显得干净清爽,若是仔细打扮一番,倒也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

        两人有说有笑,关系倒是拉近了不少。

        末了,薛易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于是开口问道:

        “阿玉,师父他似乎……没有教你武艺?”

        随着练习武艺和对岑玉了解的加深,薛易已经大致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并没有练过武。

        岑玉轻轻摇了摇头:

        “爷爷觉得女孩子不应该练武……”

        薛易无奈笑了笑,没想到岑轩岳倒还是个老古董。

        不过他也听说过,许多门派的武艺讲究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

        武艺也属于世间各种技艺的一种,一个家族只有保持对一种特殊技艺的垄断,才能维持这个家族的地位和利益。

        若是这种技艺外泄,被更多的外人掌握,那么这种技艺的独特性和垄断性将荡然无存,也势必会影响到家族的地位和利益。

        人都有自私心,大部分人都希望自己家过得比外人好。

        岑玉犹豫了一下,又说道:

        “其实……最主要是父亲的原因……爷爷四十出头了才晚来得子,对父亲很是宠爱,将毕生所学都悉心传授。但是父亲却在和人比武之中被杀,娘亲也因此积郁成疾走了……爷爷认为,如果当初不教授父亲武艺,父亲也就不会和人比武,从而也就不会……所以我想,即便我是个男孩子,爷爷也不会教我武艺的。他会觉得,这样是为我好。”

        薛易没有说话,一直在听,也一直在洗着衣服。

        岑玉这个姑娘,倒是什么都愿意和自己说啊……

        这样最好!

        当即薛易问出了自己真正关心的问题:

        “阿玉,那你知不知道,我学武的度算快还是算慢?一般来说,需要多久,我才能真正学到岑家刀法的精髓?”

        薛易并不知道自己练武的进度如何,他很想清楚自己需要多久才能算入门。

        而这个问题,薛易无法向岑轩岳询问。

        那老家伙对自己态度冷淡,问什么都说自己急于求成,需要慢慢练习。

        问了等于白问。

        或许在岑玉这里,能够获得答案。

        只见岑玉瞥了客堂一眼,然后压低声音对薛易说道:

        “薛大哥,我告诉你可别和爷爷说。其实你的资质很好,习武也很快,爷爷都赞不绝口呢!哎呀!我这样说了,会不会影响你学武啊?万一让你骄傲自满,那我就成罪人了!都怪我……我好笨!”

        说道最后,岑玉满脸自责。

        她曾听爷爷说过,习武很忌讳凭借天赋而消极怠慢。

        刚才薛易一问,她却不假思索地就如实回答,回头想起顿时让她十分后悔。

        薛易哈哈笑道:

        “阿玉放心,我知道自己学武晚,只会更加努力追赶,怎么可能会骄傲?”

        薛易的心却是逐渐放了下来。

        他不怕努力,就怕努力错方向。

        要说急于求成,他承认自己是有一些。

        不过这都是在生存压力之下被逼的。

        县令千金凌月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完结。

        自己干了刀手,也就意味着有了掉脑袋的把柄在别人手上。

        而自己却无权无势,如此弱小。

        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他必须要尽快变强。

        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吱呀!”一声,一直紧闭的客堂大门终于打开。

        岑轩岳罕见地将客人送到了客堂门口,也极为罕见地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薛易急忙停下洗衣,和岑玉一同送客人离开。

        这个过程薛易不由得偷偷打量着两名客人,他们乃是两名远方而来的武者。

        让薛易尤为注意的,是那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

        他挺拔冷峻,尤其是那双眼睛,凌厉而明亮——

        和薛易见过的那名剑客的眼睛,气势十分相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ccepa.com.cn 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g.com
浙江体彩20选5今天开奖 恒大斯诺克2018 中国体育彩票新疆11选5 麦久彩票网 彩客彩票ck2
福彩3d和值尾走势图 河南快3开奖结果 河南快三推荐预测 青海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竞彩篮球2串1稳赚方法
竞彩篮球 幸运飞艇稳赢公式计划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 双色球
新疆今天时时彩票彩96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 体彩贵州11选五怎么玩 广东快乐十分在线贴士 时时彩怎么玩最稳技巧